平湖房產網 > 資訊中心> 百家說樓

扛不住了!降首付第 ·一槍打響,二成首付!平湖會跟進嗎?

來源:平湖房產網(www.flyvenus.net)  2022-02-22 16:53:45

摘要:能否拯救ICU里的樓市

F1.

 

2月17日,山東菏澤打響了第一槍,兩成首付再現江湖!

 

菏澤四大行對首套房購房者,最低可執行首付比例從30%降至20%,二套房從60%降至30%。

 

隨后,重慶、江西贛州等地也被曝出有部分銀行將首套房貸首付比例降至20%。

 

這段時間,還有包括廣州在內的40余城發布各種力度的地產寬松政策。


F2.


因為兩成首付,菏澤成了“救市網紅”、“救市先鋒”。

 

很多人開始深挖TA的背景,驚訝發現18年取消限購有TA,21年公布限跌也有TA。

 

菏澤897萬人口,55%是農村人口。根據2017年的數據,土地收入相對財政收入占比達到了146%。

 

16-18年,菏澤實行棚改“三年戰略”,樓市如火如荼。


隨著棚改紅利消失,去化逐漸陷入困境,到了21年,土地出讓收入僅剩105億,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。


商品房市場卻有30萬套住房庫存,預計去化周期要6年左右。



ZF缺錢,還高度依賴土地財政,房子又賣不動,這就是菏澤現狀。

 

躺平就可能是下一個鶴崗。不救市,你養我???

 

 F3.

 

如同許多土味網紅,代表了小鎮青年的生存現狀;菏澤樓市,是許多三四線城市的縮影。

 

人口外流,產業落后,住房庫存高企,跌跌不休。

 

救市動作一套又一套,發現小打小鬧收效甚微,最后還是打一劑強心針——讓購房者從3倍杠桿(3成首付)加到5倍杠桿(2成首付)。

 

以一套原價150W房子為例,原來首付需要至少準備45萬,如今準入門檻降低到30萬,無疑可以吸引許多首付預算不足,有消費需求但缺乏消費能力的購房者。

 

F4.


在中國房地產歷史上,2成首付最著名的一次是“330新政”。

 

2015年3月30日,央行、住建部、銀監會聯合發布通知,首房首貸比例下調至2成,二套房下調至4成,同時財政部、國家稅務局宣布普通住房滿二免征營業稅。

 

由于政策力度遠超預期,帶來的影響也也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期。



“330新政”一年后,一線城市如北上廣深帶頭領漲房價翻番,之后南京合肥廈門等二線城市接力上漲,再往后一年,有名有姓的城市幾乎都迎來了房價上漲。

 

因此,2成首付絕對屬于“救市王炸”。

 

至于有些門外漢解讀的降首付是“明降暗升”的陰謀論,月供反而更多了的奇葩言論,筆者選擇無視,大概只有全款買房他們才覺得占了大便宜吧!


 

F5.


之所以在菏澤“降首付”訊息披露近一周后才談這個話題,是太擔心這個消息“一日游”了。

 

現在抹黑房地產、指責房價似乎成為了主流思想,任何寬松調控的動作都可以被解讀成ZZ不正確。被鍵盤俠們一通口誅筆伐。

 

我們看到了太多的案例,地方出放松政策,輿論一通暴打,最終“官方辟謠信息不屬實”,一些動作“胎死腹中”。

 

但這回,反應非常微妙。除了地產人歡欣鼓舞,地產股迎來強勢反彈,輿論對此的反應非常溫和,越來越多的城市加入降首付,降利率隊伍中,也代表高層對此的默許態度。


F6.

 

最后很多人好奇,平湖甚至嘉興,會不會有朝一日也跟進2成首付。

 

私以為,各個城市的房地產市場狀況,經濟發展水平,人口政策,計劃目標都是不同的,光從“因城施策”角度,就得“具體問題具體分析”。

 

所以降首付不會全國普及,但部分城市實行差異化的住房信貸政策倒是可以肯定的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降首付的菏澤重慶都不是限購城市,贛州也只是部分區域限購,所以不到迫不得已,“2成首付”這樣的強心針也不會隨便打。


平湖對于外地戶口目前是限購1套,去年嘉興調控加碼,嘉興兩套房在市本級也會被限購。


所以在限購未放開情況下,降首付一定不會在嘉興或平湖“堂而皇之”開展。

 

但也不排除部分滯銷的鄉鎮樓盤,主打低首付低門檻置業,找合作銀行動這方面的心思。鄉鎮盤嘛,你懂的。

 

當然市區購房者也該有點盼頭,至少平湖各大銀行的房貸利率(加點)已經下調。


附平湖目前幾家銀行執行的利率表,僅供參考(制表時間2022年2月22日):

數據僅供參考,實際獲得利率以銀行審批結果為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免責聲明: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由相關主體或人員提供,本網刊登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涉及真實性等問題,請立即聯系管理員,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,保證您的權利。對使用本網站信息和服務所引起的后果,本網站不作任何承諾。本資料涉及圖片、音頻素材均來自于網絡,僅供文章渲染所用,不作為其他任何用途,如涉及侵權請聯系我司刪除。
關注房產微信
關注看房團
關注我們,獲取更多優惠!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