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湖房產網 > 資訊中心> 百家說樓

地產裁員潮下,30歲的地產人何去何從?

來源:平湖房產網(www.flyvenus.net)  2022-02-16 14:18:57

摘要:地產已進入“黑鐵時代”

前幾天,萬科郁亮主席在2022年會總結稱,地產已進入黑鐵時代,縮表出清是一場生死之戰。要么死,要么活,沒有中間狀態。解決包袱就有開啟新征程的機會,包袱甩不掉就活不下去。



曾經地產黃金時代,房企追求高周轉,不斷招人,恨不得年年實現跨越式發展;如今出現180度大轉變,降速求穩,人員過剩、組織冗余的問題就逐漸顯露。




據不完全統計,2021年以來,包括萬科、碧桂園、華潤置地、龍湖、世茂、新城、旭輝、中南、中駿、陽光城、榮盛、雅居樂、佳兆業、奧園、融信、祥生、金輝、俊發、時代、弘陽等不下20家規模型房企進行了組織架構變革。其中,有多家企業進行了不止一次的調整。


組織架構調整也好,人員優化也罷,本質都是“裁員”。一時間地產迎來“裁員潮”,難怪網友戲稱“天空都飄著地產人簡歷”。


有人說,學生兵、剛入職沒過試用期的、工齡長的和年紀大的,大概是現在地產裁員重災區。前兩者是因為賠付少,而后兩者是因為產出低、成本高。


殊不知,現在房企裁員,根本不存在“免死金牌”一說。誰都有可能是下一個“被優化”對象。


那些30出頭,看似“正值壯年”,卻“上有老下有小按揭貸款擺中間”的地產人,面對這一輪裁員潮,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,每天處在焦慮和不安中。


今天,筆者要為大家分享3位剛剛親歷“地產裁員潮”的朋友他們的故事。


或許很多人在他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縮影……


01

送走了一波又一波同事

年前自己被裁


Z君今年35歲,在地產行業摸爬滾打10年,從置業顧問做起,一步步升職。


20年進入某世界500強地產公司,21年5月伴隨著集團一紙調令,千里奔波帶著孩子從鄭州來到杭州,希望自己事業再上一個臺階。


沒想到下半年地產行情急轉直下,11、12月公司進行了2輪大裁員,他幸免沒有進入裁員名單,但他所在的大區只剩下他和另一個同事負責所在業務。


Z君說,送走這一波波的同事和下屬,讓他感覺非常難受。


雖然來杭州就半年多時間,但已經跟這些“戰友們”建立起了深厚感情。


尤其不少的兵還是自己帶出來的,***后還得自己去找他們談話,唱黑臉,實在非常心酸。



由于Z君所在房企在21年底開始深陷輿論漩渦,Z君說自己內心很矛盾,打算過完年另謀出路。


沒想到的是,這個壬寅虎年的春節都沒能讓Z君好好過。


22年1月末,集團人力打電話通知Z君,所在的項目組全體被裁,勞務關系終止在1月29號,賠償金延期半年進行支付。


消息突然,Z君打電話問了大區人力和領導,全都不知道啥情況,后來得知是集團總裁親自下的安排。


Z君非常憤怒,為了省春節期間那么一點點員工工資,連工作交接的時間都不給,近千戶的業主未施工、未交付,多家合作供應商未付款,未安排的工作也不在乎了嗎?


他實在不能接受這樣的行為,而且年前***后***,毫無征兆的跨級別通知被裁,實在無底線。


可又能怎么樣呢?迷茫不甘委屈憤怒,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,但日子還得過。


現在的情況,甚至算不上是鳥盡弓藏,畢竟房企自身難保,個體再多抱怨也無濟于事。


不同于很多人被裁后把精力放在跟老東家磨賠償金上,Z君在春節廣泛聯系圈內朋友,尋找合適的契機,做好了春節后再就業的打算。


按他的話說,地產行業現在形勢比人強,但自己要繼續吃這碗飯,那就得人比形勢更強。


祝愿Z君早日在其他房企重整旗鼓!


02

從“人才儲備群”

到“再就業群”群主


21年的冬天似乎來的比往年要晚,但身處地產行業策劃崗的M小姐,提前感受到了一夜速凍的冰涼。


先是自己所在的策劃崗自我價值感越來越低,她所在的四線城市地產項目,營銷逐漸被分銷渠道綁架。


以前自己挖空心思做推廣、投放、包裝,現在自己一沒錢二沒權,感覺自己的角色越來越可有可無。


隨著地產裁員潮的到來,沒人再去談論哪家房企的戰略正確,誰誰的能力卓越。


18年萬科內部大會流出“活下去”的***終目標,沒想到3年不到成了整個行業和從業人員的共識課題。



雖然自己好歹還有項目在做,但集團很多同崗位的同事已經被“優化”。


M小姐的微信中,“地產人才儲備群”群名先是被改成了“地產人不失業群”,后來改成了“地產人再就業群”,作為群主的她百感交集。


里面談論的內容從往日的城市戰略、公司戰略等形而上學的話題,急轉為如何讓公司活下去,***后如何讓自己生存下去;如同饑荒的時代,吃飽、穿暖成了***的話題。


M小姐工作10年,真正入地產這一行5年,也在自己上一個項目投資了一套房子。


但沒有哪一刻像過去這半年這般焦慮。這個焦慮不僅僅來自于失業的危機,還有加杠桿購買的房產的貸款。


由于房住不炒的精神,沒有了流通性的房子不再是資產,每個月的月供卻永不遲到。


房子對于自己來說只剩壓力,她不能失業,更不敢失業。



截止發文,M小姐還沒有正式接到通知被裁,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?


尤其自己所在房企已經大半年不再拿地,自己服務的項目一旦結束恐怕就是失業之時。


對她來說,30出頭,之前的崗位職級也不是特別高,在龐大的地產失業大軍面前,策劃崗的供應量實在微不足道,自己也不是具備特別大的優勢。


一旦失業,很有可能就要跟做了五年的地產行業說再見。


M小姐曾經有過創業夢想,做婚慶,開活動公司,甚至有過一段時間想開婚介所。但她也坦言這些創業激情伴隨著進入30歲后,逐漸消退。


地產這行讓她體會到了“來錢快”“來錢爽”的快樂,自己已經產生了很強的路徑依賴。讓她突然30多歲失業,再去干嘛,真沒想好。


M小姐***后問了我,我也想問所有地產人:


到了這個年紀,如果不做地產,你想做什么呢?你還能做什么呢?


03

從投拓到互聯網大廠品牌崗

有人成功轉型


M小姐的問題,S君給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
S君是我朋友圈中少有的跨界轉型,且取得不錯成績的范例。


S君本身也屬于半路出家,人生前幾年啥活兒都干過,營銷出身且大學還是非常不錯的他,19年在朋友介紹下在北方某二線城市的世界五百強“某大地產”投資部門入職。


但21年初,他就毅然從尚未顯露暴雷跡象的某大主動離職,開始了顛沛流離但又豐富多彩的新一年。


S君說,如果把某大地產投資部門比做包子館,員工就是廚房里的伙計們,有剝蔥的、有搟皮的、有剁肉餡的,每一個普通人都只負責其中一個環節,零零碎碎,也無法真正拍板做啥決定。


這讓他產生很重的精神壓力和心理負擔,他對于自己是否應該繼續從事這個行當產生了懷疑。


考慮到在一個城市、一個行業工作的越久,放棄的成本一定越高,雖然不想就這樣放棄一份不錯的工作,但更不甘心被無差別的溫水煮。


于是在職期間,S君開始了自我技能提升,從零開始接觸短視頻。


彼時抖音已經火遍大江南北,不同于普通人刷視頻看熱鬧看小姐姐,S預感短視頻可能是未來幾年的一個風口。


新媒體是一個較為容易的切入點,即便是沒有任何經驗的人,也可以通過學習和實踐,在這條快速生長的賽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毫無疑問每個人都擁有更多的機會。


得益于超強的學習能力,以及主動請教的好習慣,S君上手非???,很快做出了感覺。


我有幸認識S君也并非地產項目上的合作,而是共同在一個短視頻交流群,因為對某地產話題產生了共鳴,所以加了好友,沒想到地產斜杠見斜杠,兩眼淚汪汪。


S君從某大離職那會,嚴格意義上還是地產***火爆的階段。


當時筆者甚至對S的選擇頗為不解,尤其在知道他去了一家短視頻創業公司,人少活多,需每天花大量精力來填花式的坑。


但后來的事實證明,正是這些“多做”的工作,使他能快速的積累經驗。


S君每天盡可能的壓縮自己的時間,沉浸在不同的媒體app上面去觀察,搜集各種頭部賬戶的爆款視頻,當信息量接收的密度足夠大時,就會有很多驚奇的發現。


加上得到前輩大牛的指點,有幸在很短的時間里經手幾個不錯的項目,把某知名教育類上市公司短視頻賬號,代運營做到了20w+粉絲,其中的一條爆款視頻有2000w的播放量。


21年下半年,正當S老東家某大陷入暴雷風波之時,S君告別了那個初創公司,入職了某互聯網大廠,負責品牌崗。


要知道,據傳聞這個互聯網大廠對于社會招聘人員要求非??量?,S君硬生生是用自己的作品當敲門磚,實現了逆襲,也完成了自己職業生涯的華麗轉身。





上面三個故事都是筆者朋友的親身經歷,他們的共同特點都是在30多歲的年紀遇到了職業生涯難過的一道坎兒。不同的是,有人選擇振作,有人感到迷茫,還有人給了自己嶄新的開始。


曾經地產人這份職業有多么令人羨慕,如今就有多么的一言難盡。沒有能夠在行業***高潮時急流勇退,而是被動在行業低谷時期遭黯然優化。30歲的地產人,真的真的不容易。


但無論如何,日子還得照樣過,只要你不說出“高不成低不就”這樣的話,沒有選擇躺平,那么希望夢想都應該繼續在!今天很殘酷,明天更殘酷,后天很美好,所以千萬千萬不要倒在明天晚上。


你和你身邊的地產人在過去一年又有怎樣的體悟與心得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免責聲明: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由相關主體或人員提供,本網刊登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涉及真實性等問題,請立即聯系管理員,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,保證您的權利。對使用本網站信息和服務所引起的后果,本網站不作任何承諾。本資料涉及圖片、音頻素材均來自于網絡,僅供文章渲染所用,不作為其他任何用途,如涉及侵權請聯系我司刪除。
關注房產微信
關注看房團
關注我們,獲取更多優惠!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